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奸商第七十六章 古應春 (2)   
  
第七十六章 古應春 (2)



回到了客棧,我站在青鳳的門前,想要進去看看青鳳的情況,可是剛舉起了手想要推門進去,卻心中又有了一絲的遲疑。

昨天自己莽撞間看見了青鳳的身體,還有自己讓她假裝自己的有孕在身的妻子,要是今天看見了她自己該說些什麼呢?

心中因著這些莫名的想法,而升起了一種煩躁的感覺。放下了舉起的手,在青鳳的門口徘徊起來,心中卻在為自己到底是進不進去而在掙紮。

隨著“吱”的一聲,青鳳的房門打開了,我回頭正好看見了青鳳從房中出來。看見我在外面,青鳳的臉上露出了一點的詫異,她說道:

“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是香云呢。”

我疑惑的問道:“香云?”

到了這里後青鳳並沒有和誰接觸過,不知道這香云是何方神聖。

“香云就是郝老板的那個小妾,她人很好的。”

聽青鳳如此一說我才知道,原來香云就是昨天郝標用來掩飾青鳳的那個小妾。

“青鳳,昨天,昨天的事情……”

聽見我提昨天的事情,青鳳的臉龐一紅,也許是想到了昨天那尷尬的場面吧,在那樣的情況下,即使是身為江湖兒女,雖說不拘小節,可是畢竟是女兒家的的身體被看見了,如何能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呢。

看了我一眼,青鳳說道:

“昨天的事情,我不會告訴姐姐的。”

看見了青鳳臉上嬌羞的樣子,以前那種男兒似的脾氣蕩然無存。只是沒有想到青鳳會以為我來找她,是怕鳳鸞知道這件事情,不過要是真的被鳳鸞知道我看見了青鳳的身體,那麼只有一條解決的辦法,那就是讓青鳳嫁給我。一直以來,我和青鳳之間就有著一種莫名的矛盾,想來青鳳以為我怕她將這件事情告訴鳳鸞,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想了想,卻什麼也沒有說,自己也知道說些什麼,也難以消除這種尷尬的局面,還是讓時間來抹去這一切吧。

不過青鳳這個樣子,也省了自己的一番口舌。破天荒的,她沒有追問我昨天徹夜未歸是為了什麼。

看自己在這里也是無話可說,所以我就找個借口告別,可是剛轉過身來,卻聽見了青鳳在背後說道:

“昨天晚上,我和香云說了很多,她說了很多,也讓我知道了很多。我一直以為姐姐是因為我緣故才會嫁給你,可是聽香云說,姐姐過的很好。當初我還以為是姐姐騙我呢”忽然間聽她說出這些話,讓我感到很是驚訝,不知道她什麼時候竟然知道了這些。轉身看見了青鳳背對著自己,不知道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還有,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可是我們女人就要在家中獨守空房,你在外面快樂的時候,可曾想到家中還有人在為你牽腸掛肚。”

說完了這些,她關上了房門,只留下了我自己呆呆的站在那里,良久沒有動彈。

今天的青鳳給我的感覺怪怪的,習慣了她的刁蠻任性,忽然間她卻有了這麼大的改變,讓我還真是不習慣。

在青鳳的門口呆站了半天,最後終于回過神來,搖搖頭,想要將腦子中的雜思都拋之腦後,然後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坐在了桌子的旁邊,拿起茶壺倒了一杯子的涼茶水,一飲而盡,想要緩解一下酒後的干渴,更加想要借這個,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是在屋子里面還沒有多長的時間,卻聽見了外面有人在敲門。

“誰?”我問道。

卻聽見外面傳來了錢順的聲音,

“仇老爺,是我,錢順。”

我心中疑惑,他來做什麼,難道是想通了,想要將這客棧所在的宅子賣于我?雖然心中有些疑惑,可是嘴上還是答道:

“你有什麼事情嗎?”

“是古老爺說要見你。”

古應春?想不到他會來找我,只是不知道他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要是為了自己表面上那深得聖眷的光環而來,恐怕他就要失望而歸了,自己現在還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呢

起身來到了門外,看見了一身錦衣的古應春,忙上前打招呼,說道:

“古老板,不知道大家光臨,又何貴干啊?”

聽我如此一說,古應春回答道:

“在下只是久仰先生大名,所以才登門拜訪。”

我和他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好一會兒兩個人都大笑起來。我是在笑什麼我也不知道。可是古應春在想什麼就更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其中頗有點英雄見面後,只言片語,卻能心靈相通的意思,只可惜的是,我卻什麼也通到。

將古應春讓進了房間中,免不了又是一頓互相吹捧的寒暄,然後就進入正題了,原來古應春來找我,是想要我幫忙。我心中對古應春為什麼會找自己幫忙,感到很是詫異,因為畢竟自己和他加起來也才有過兩面之緣。更主要的是自己雖然說是黑馬出奇,可是和家大業大多年經營的古應春還無法相比,自己這次在京師賺到的銀兩,已經有了百多萬被自己給揮霍出去了,現在雖然說還有個百多萬,可是和身價據說上千萬的巨富還是無法相比。

在心中思索再三,還是得不到答案,索性我開口問道:

“古老板,我有一點很想不通,不知道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

聽見我如此一說,古應春正色回答道:“只要是小在下知道的,一定盡力。”說話不卑不亢,比起那個應天的府尹還要有骨氣。

我看著他,說道:“你為什麼想要我幫忙呢?說起來我們之間並不熟悉。”

他聽完我這麼說後,微微笑了一下,說道:“我之所以要找先生你,而不是郝老板,那是因為在下相信,先生你既然能再端端的時間內有今天的成就,必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而且這件事情,我想先生你應當會感興趣的。”

聽他這麼一說,雖然對他對自己能說中自己的心事有點不快,可是卻也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聰明的人。因為他的那番恭維的話,誰聽了也不會生氣。

古應春頓了頓,又接著說道:“而且在下能幫助先生擺脫目前的困境。”

聽古應春這麼一說,我心中猛然一驚,他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他又知道些什麼呢

“古老板,這是什麼意思,想我目前好像並沒有什麼事情需要你來幫吧。”

“先生所說的也是,可是據在下所知,先生你最近好像是遇到了什麼小麻煩……”

聽他這麼一說我就知道,看樣子這個古應春可能對張四維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確實有這麼一件事情,只是不知道古老板你是怎麼知道的?”既然已經被他知道了,再遮遮掩掩的,反而更加的被動,干脆打開天窗說亮話。

“哈哈,這年頭,誰沒有個門路什麼的,要不早就完蛋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

“先生你在京師對付王家的事情,我聽說了。你的計劃十分的大膽,也很冒險,可是我聽說卻將京師的不少富商坑得不輕,可是你還是太嫩了,不知道這商場上的手段。”

對古應春這毫不留情的批判,我有點不服氣的為自己辯駁:“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讓王家用百多萬兩雪花花的白銀打了水漂。”

聽見我如此一說,古應春卻只是笑了笑:“你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可是你初涉商場,不知道不到最後一刻,就不能說是不是勝利。在王家這件事情上,你能得手,那是因為王家太輕敵了,更主要的是,高拱的倒台讓王家措手不及,想來王家想要借高家的勢力,來對付你身後的馮保,可是誰知道高拱卻功敗垂成。這讓他們措手不及,所以才給你得手,可是我想不久王家就會卷土重來。”

聽完古應春說完這些後,我心中總算是有了一點平靜,原本因為他什麼也知道呢。他原在南國的應天,對京師中發生的事情,就像是親眼所見的一樣,甚至是有些自己因為是神不知鬼不覺的事情,他竟然也知道。不過幸好,他對自己在宮中的一些事情不是很了解。有這樣一個對自己的事情了若指掌,卻又敵友不明的人存在,讓我有一種芒刺在被的感覺。

我看著古應春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古應春看著我,臉上掛著一絲神秘的笑容,讓人很難猜測他心中到底是想得什麼,他說道:“我不就是我自己嗎,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害你的,你身後的那些人,我可惹不起。”

“你幫我?不知道幫我你有什麼好處?”

可是古應春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徑自說道:“我有個女兒,今年正好二八,我想把她嫁給你。”

古應春如此一說,讓我對他更是摸不清,一時間他就好似是無所不知的“半仙”,可在自己已經對他有了種無力抵抗的感覺的時候,他卻又要將自己的女兒嫁給自己,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打的什麼算盤。

“我已經有了妻室了。”我試探的說道。

可是古應春還是很平靜的說道:“這我知道,其實像你這樣的男人,有個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

“可是你女兒要是嫁給我的話,就只能作妾的,難道古老板就不為自己女兒的終身幸福做打算?”

“哈哈,既然先生你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就說明你是個憐花惜玉的人,而且先生你對家人的關心,我也是有所耳聞的。”他看著我,臉上掛著一絲神秘莫測的神情。

我有一種被打敗的感覺,對這個神秘莫測的家伙,我已經是絲毫也沒有辦法來應付了。

我有氣無力的說道:“你有什麼要求,說吧。”他又是說要幫助自己,又是說要嫁女兒的,要是沒有什麼企圖的話,打死我,我也難以相信。

聽我這麼一說,古應春臉上的神色終于有了變化,說道:“我要你在朝中為佛教說好話,作少林寺在朝廷中的靠山。”

聽見他這話,我有一種想要發瘋的感覺,這都什麼和什麼啊。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時代,還有了“內力”?還治療了例瘋狗病的病例,可是誰知道卻平生多波折,一直到了現在。將近一年的生活讓自己有了巨大的改變,甚至有時候有些話,有些事情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是自己所為。

可是這個古應春現在卻又說什麼少林寺,這讓我更加絕對自己是在看小說。

也許是看見我一直目瞪口呆的什麼也不說,古應春等的不耐煩了,問道:“怎麼樣?”

我無奈的點點頭,好似接受了很大的委屈,誰讓自己把柄在人手中呢,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所以只好答應了。

“現在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了吧?”我問道。

“我就是少林寺俗家弟子。”

“什麼?少林寺不是教人少念貪嗎?”我在心中對神聖的少林寺頓時就有了些看法,沒有想到少林寺中出來的人,竟然能對勾心斗角的商業有這樣深的造詣,只是不知道是那位大師所傳。一時間看古應春的眼神都變的怪怪的。

也許是看出了什麼,古應春解釋道:“在下祖上就是經商的,所以我這也算是繼承祖業了。”

可是對古應春提出的條件卻讓我難以盡然相信,商人的主意都是對自己有利的,可是古應春如此,卻看不出一點對他有什麼好處,而且古應春有如此大的能耐,為何不自己出頭呢,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很是不解。

“我倒是想要知道,為何古老板你不自己當這個靠山呢?”

古應春聽我如此一問,笑了笑,說道:“你對朝廷和江湖的事情還不了解,朝廷中的許多重臣都是江湖上某個幫派背後的靠山,否則在這個年代早就被滅了。”

說話間,古應春的臉上有了一絲的戚容,他接著說道:

“前朝的皇帝多都信奉道教,雖然在成祖時,少林寺有個俗名為姚廣孝的師祖,為成祖立下不世功勳,也讓少林寺在武林中揚眉吐氣,可是到了嘉靖後,嘉靖皇帝崇信方士煉丹長生之說,先後寵信邵元節,陶仲文。從那以後龍虎教得寵,他們千方百計的排擠我們,到後來徐階借藍道行將嚴嵩拌倒後,我們一直到現在都難以翻身。”

聽完古應春如此一說,讓我很是驚訝,聽他的這個意思,嚴嵩就是佛教在朝廷的靠山了,可是曆史上對自己這個名義上的老義父評價並不怎麼樣。

古應春和我兩個人在我的房間中,談了很多,也讓我知道了很多的東西。原來當初嚴氏一家真的是被有心計的徐階給陷害的,只可惜是成王敗寇,所以才落得個萬世罵名。

而古應春找上自己卻也是迫不得已,那就是因為張允齡其實就是道教的代言人,張四維就是道教要在朝廷中培養的靠山。

雖然說,隆慶皇帝死後,道教在朝廷的一切都已經土崩瓦解,可是私下里,經營了多年的他們又怎麼會真正的一敗塗地呢,從嘉靖皇帝起到了隆慶皇帝多少年的苦心經營,那能是一時間能清除的,王紀雖然被馮保殺死在了東廠,可是他卻將一個完整而又龐大的情報網留給了後來的人,就是張四維!

這也讓我知道了,為什麼張四維對自己的事情能了解的那麼詳細,這下子自己就能擺脫被動的局面,雖然說自己對江湖上的事情很不熟悉,也很不感興趣,可是現在,這卻是最好的辦法,借助古應春的實力在京師的權勢之爭中先求自保。

古應春的話對我還有更大的觸動,那就是他這一番話,讓我注意到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一股龐大的勢力,那就是江湖。

有人說“儒以文亂法,俠以武亂禁。”所以很少人能想到原來江湖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打打殺殺,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那只是在傳說中的俠客。現在的江湖已經融入了這個年代的方方面面,要不是古應春告訴我,我也難以相信,原來朝廷中的那些重臣還會和江湖上的那些門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這個年代並不太平,雖然說銀票的應用免除了帶著大量現銀上路的危險,可是依然有著風險,所以鏢局也就還是很紅火,而許多人也都想要學武來防身,所以各種門派也都並沒有沒落,不似自己的那個年代,武術只是存在傳說中的東西。

');

上篇:第七十五章 古應春(1)    下篇:第七十七章 花語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