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宸王寵妃:抱得美人歸宸太過任性了   
  
宸太過任性了

"宸,既然接應的人已經到了,我現在就要掉頭回去了."

城國就自.拓跋錦城不只是要回去調息血脈而已,其實那極北的拓跋城也是多年來都在和幾個強國保持著中立,所以他以少城主的身份,還是不輕易進大遼的聖都為好.

"嗯,放心吧,憂兒有我."

耶律宸勳抱憂兒下了馬車,向拓跋錦城相視一笑.自己雖然不是奪人所愛,雖然憂兒和自己相愛在先,可沒有憂兒,他或許要忍受加倍的痛苦,而且這次他對自己和憂兒也是舍命相救的,不能只是一句感謝而已,更多的是將本來他可以給的那份疼惜也拿出來,加倍的寵愛著.

"阿右,走吧."

眼看著拓跋錦城的馬車遠去了,耶律宸勳才接過了耶克達遞過來的缰繩,抱著憂兒翻身上了雷的馬背.

"宸,我們會去拓跋城的對嗎?"

憂兒眼望著那因馬車奔馳而過,從地上飄起的陣陣積雪,抬頭輕聲的問著.

"會的,宸還會帶你回夏國,看你的母妃和哥哥.只是你現在身子不便,要好了才可以遠行."

在憂兒馨香的發間印上深深的一吻,耶律宸勳深的承諾著.

"他會沒事吧!"

憂兒更擔心的還有這個.自己不可能會再離開宸的身邊,更不可能會嫁給拓跋錦城,給他解身上的血脈之疾,但憂兒真的擔心他,每每看到他越發蒼白的臉色,心里都會不安和心疼.

"你希望他有事?"

"自然不希望."

"呵呵,放心吧,人命不過百年,可妖精命豈止千年.他猶如媚妖一般,閻王不敢收他,怕他穢亂地府呢!"

即使現在拓跋錦城聽不到了,耶律宸勳還是不忘拿他那張絕美的臉蛋挖苦一番,誰讓他當初將自己扮成老丈,他倒是和憂兒扮成了一對,還對自己極盡的挖苦詆毀過一番呢.

*****千千丁香結*****

聖都近在眼前,只是在耶律宸勳進城之前,忽然另一隊人迎了出來,為首的竟然是平時在聖皇身邊傳話的內侍總管,攔住了耶律宸勳的進城的去路.

"給宸王爺請安."

那內侍總管在馬背上拱了拱手,態度也算恭敬了,只是看了看耶律宸勳懷里的憂兒,眼底有絲異樣.

"總管何事?"

耶律宸勳已經想到消息一旦傳回聖都,聖皇定然會先召見自己的,只是沒有想到來的這麼急,連自己都沒進城呢,旨意先到了,而且看他這神,定然是與憂兒有關的.

"聖皇要見見這位憂兒姑娘."

出乎耶律宸勳和憂兒意料的,聖皇居然沒有要耶律宸勳進宮,倒是直接要憂兒去面聖.

"謝總管了,宸即刻隨你進宮."

耶律宸勳低頭向憂兒一笑,讓她放心,有自己在,一定會護她周全的.

這是憂兒第二次來到這大遼的皇宮,此時金色的瓦頂已經被層層的積雪覆蓋,更顯出莊嚴與肅穆;高高的宮牆外還有高大墨綠的松樹遮掩著,讓人看不清里面那一派繁華,還是幾多的蕭瑟;曆來的皇宮都是多紛爭,多是非的地方,大遼如此,其他各國亦是如此.

如今再將要走進這皇宮之中,憂兒感覺周圍的風更勁了,氣氛也更壓抑起來,幾乎讓人透不過氣來,好像呼吸之間都會被那冷風吹到心肺里去.

"聖皇在禦書房,請宸王爺帶著憂兒姑娘進去吧!"

到了禦書房外,那總管便停了下來,顯然是聖皇已經有了交代,不准任何人打擾的.耶律宸勳擁了憂兒進門,便看到居中的黃金龍椅之上,聖皇氣勢凜然的坐在那里,面上似笑非笑的看著進門的兩個人.

"兒臣見過聖皇,給聖皇請安."

"聖皇萬歲,萬萬歲."

耶律宸勳跪了下來,憂兒也忙跟著跪下來施禮.兩個人恭恭敬敬的低著頭跪在哪里,卻是等了好久,沒有聽到聖皇吩咐平身,也沒有聽到聖皇問話.

"聖皇!"

耶律宸勳終于忍不住了,抬起頭看了看聖皇,等著聖皇問話,或是責備,甚至是降罪也好,可這樣一不發,到底是什麼意思?

"宸兒如此便忍不住了嗎?你可知道,身為聖皇的我忍了多少時候,你才回來,肯明白的上這樣一句嗎?"

聖皇淺笑著開口,語氣平和倒是不像是生氣了,反而像是慈父般的無奈.

"宸兒知錯了."

耶律宸勳重新又低下了頭,跪的筆直.要立妃是自己的主意,突然棄婚而走的也是自己,如今又突然回頭,也不是因為要給聖皇一個交代才回來的,而是因為憂兒的身體!仔細想想,自己真的愧為人子,太過任性了.

"那你呢?既然宸要立妃,又是正妃,側妃同時進門,你又為何要逃婚呢?"

不理會耶律宸勳,聖皇問到了憂兒頭上.

"回聖皇,聖皇定然相信我才是真正的夏國公主,那我本應是堂堂正妃,可現在正妃只是個來曆不明的女子,我又怎能甘心做個側妃呢!"

憂兒的不緊不慢,其實話中的意思更是犀利無比,意思就是:既然聖皇已經知道我的身份,卻又同意賜婚,讓那個假的進門,自己逃婚,聖皇自然也有責任.

"呵呵,丫頭舌尖嘴利.你若是真的,為何不爭?這宸王妃的位子雖然不是要能人居之,可也要有幾分手段的女子才可以坐穩,你如此臨陣退縮,又是什麼道理?"

"憂兒沒有臨陣退縮,憂兒只是想回到夏國去,找回自己真正的身份,到時候,那宸王妃的位子自然就是我的.不管是三年前賜婚,還是宸執意要娶的女子,都只有我拓跋無憂一個而已."

憂兒也挺直了脊背,雖然話的聲音不大,卻是鏗鏘有力的.

"那現在為何又回來了?宸,你可知道,聖旨一下,皇命難為,你那個正妃的位置已經有人坐了."

那日大婚,耶律宸勳雖然沒有繼續,可畢竟聖皇的賜婚旨意在前,又是耶律宸勳自己求聖皇賜婚的,明了立無憂為正妃,憂兒為側妃,現在只怕真的是米已成炊,再難更改了.

"宸兒本是打算……"

"你是打算著將那正妃當作夏國的公主,送回去搪塞夏國來迎公主回去的七皇子吧!可他們是嫡親兄妹,又豈能不認識自己的妹妹?而且這樣分明與兩國的關系不利.宸兒,你太過任性了."

聖皇打斷了耶律宸勳的話,接著他的話頭了下去,其實最開始耶律宸勳的想法,聖皇便已經明白了,之所以同意只是想試探他和憂兒的反應而已.畢竟聖皇對耶律宸勳最為喜愛,一直都想要將儲君的位置給他的,現在看來,宸倒是霸氣有余,沉穩不足,而且居然還傻到帶著這丫頭私奔了出去.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這位三皇子因為一面之緣就認定了一個女人,會大漠苦尋三年去報仇,根本就是性中人,不善心計,想到的法子也才會一個比一個的爛.

"聖皇……"

耶律宸勳也知道自己任性了,雖然啞口無,接不上話,卻扭頭看了看身邊跪著的憂兒,希望聖皇可以全不追究,網開一面,成全自己和憂兒才好.

"本皇已經同意夏國的七皇子帶親兵過來,來與他的皇妹見面,這後面的事該如何的做,宸兒自己去想吧!"

"是,宸兒自有分寸,定然不會讓兩國的聯姻有絲毫的間隙."rbz9.

"至于你那位正妃……"

"她根本不是什麼正妃,就是假扮的憂兒,只是她的出現不是簡單一個女人長得像就可以做的來,根本就是有人在背後操縱策劃,所以宸兒要查個水落石出."

耶律宸勳暗自咬了咬牙,若是早明白聖皇其實是試探自己的,也不用費這麼多的周折了.不過那個暗中操縱的實在不知道是誰,耶律宸勳怕這次不徹底查明,下次還會節外生枝,但那個敢破壞自己的大婚,找個冒名的女子來代替,絕不就只是一個蕭鴻嫣敢做的.

"那你們先回去吧!夏國的七皇子應該已經接到了本皇傳過去的消息,正在來聖都的路上,本皇想在他到之前,看到宸兒將這些家事都處理好."

聖皇揮揮手,這才示意他們兩個可以起身回去了,耶律宸勳跪了一會兒,除了感覺肋下的傷口還有些疼外,倒是沒什麼大礙,而憂兒卻在站起來的時候晃了晃身子,直接栽進了耶律宸勳的懷里.

"她這是怎麼啦?"

聖皇見憂兒差點摔倒,臉色也蒼白了起來,想起她畢竟有了身孕,不久就要給自己添個皇孫了,便緊張了起來.

"宸兒和憂兒在路上遇到了金國暗黑閣的殺手行刺,憂兒中了毒."

"又是金國!居然敢在我大遼的境內,行刺王爺!"

聖皇的大手用力拍上了龍椅,自從金國與蒙古那次聯手伏擊了耶律宸勳之後之後,這口氣還沒咽下呢,現在又來多生事端,如何不惱.

上篇:宸太過任性了    下篇:她要星星,也要試試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