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動漫日輕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時光穿越 大漢嫣華六十五:懵懂   
  
六十五:懵懂

六十五:懵懂



漢十二年

上元

上元是一年最熱鬧的時日之一,又兼南方淮南之亂剛剛平定,大漢國境升平,長安城中在這一日掛起無數彩燈,相與慶賀.

張嫣穿行在東市當中,沿途欣賞各家市肆掛出的彩燈,或有心思巧妙,令人歡喜.

"哎,荼蘼,你瞧你瞧,"她興高采烈的指著一家市肆斜挑里打出的最上一盞蝴蝶宮燈,"那盞燈多漂亮?"

"再漂亮也是手藝.哪及得侯爺花大價錢請專門的彩燈師傅打得漂亮?"荼蘼撇嘴道,"公子若是想看漂亮宮燈,只在府里就看的到,何必巴巴的跑出來?"

張嫣抿唇笑笑,"家里的燈再好,也及不上外面的這點子人味."她吩咐下人買下宮燈,道,"正好拿過去博燕隱哥哥一笑."

淮南之戰已經過去了一段日子,對士兵的撫恤已經發下去.而當初中軍帳中一戰死國的漢軍將士,呂皇後更是特意加了一份例錢,以表對維護太子的恩德.雖然最後分到死去軍士家人手中,不過數十錢,眾人已是感恩戴德.看起來,一切都平和安樂,大漢江山日益鞏固,帝都長安一片太平日月,隆重慶祝上元.

張嫣歎了一口氣.

她想起了張偕.

關內侯張偕的右眼亦在淮上一戰中受傷,回京之後一直在留侯府休養,陛下遣太醫探視.道是並無大礙,慢慢將養就好.

只是,誰都心知肚明,無論如何,傷到了眼睛.日後目力終究會受損一些了.

家人與燈販爭吵的聲音傳過來,張嫣愕然回神,問道,"怎麼了?"

"公子看中的這盞燈,"家人執燈轉身不服道,"他了要百錢,結果人付給他,他又不賣."

她挑眉稀奇道."為什麼不賣,這燈有人預定麼?"

"那倒沒有."賣燈人苦笑道,"只是公子你地人給的是莢錢,若是莢錢的話,得要百五十錢."

"莢錢怎麼了?莢錢也是陛下明令發行的."家人猶自道.

"您這話我也知道,"賣燈人也寸步不讓,"只是我若收了你的錢,到別處也當不得半兩錢花啊."

張嫣要了一枚秦制半兩錢,和一枚莢錢,掂在手中.見莢錢方寸比半兩錢了大約三分,分量也要不足六成.二者面文卻皆為半兩.

"公子平日里不親自經手銀錢,所以大約不知道,"荼蘼在身後輕聲解釋道."其實秦錢自個兒也不足半兩,大約只重四五銖.大漢建立後,因秦錢重,陛下便令民鑄莢錢,這本是陛下惠民之意,但莢錢重三銖,錢輕文重,百姓覺得吃虧.若用莢錢買東西,便要價地高些."

張嫣皺了皺眉,然而瞧著手中宮燈,實在是喜愛,便道,"老翁的也在理.百五十錢就百五十錢吧."

她提著宮燈到留侯府.大門開處.侯府管家已經是熟見她了.笑鞠道,"公子是來探我家二爺."

"嗯."張嫣當戶跳下車來.和氣道,"我自個進去就可以了."

忽見得一襲云從大門飄出來,容色娟妍的少女面上氣的淚花閃現,偏倔強的仰首不肯墜下,回頭對著留侯府大門喊了一聲,"哪個稀罕你?"從階上下來,正當面撞上張嫣,是以韶華之名冠劉氏的楚國翁主劉擷.

"哎,表姨安好."張嫣尷尬喚道.

劉擷怔了一會兒,才想起她是誰,從鼻中哼了一聲冷道,"你是來探張大公子的?還是不必去的好,他最慣會將別人好意當驢肝肺."又拂嫌惡道,"好好地女孩兒,偏偏要扮成這樣?俗氣.女孩兒有什麼不好,值得你不恥成這樣?"潑辣辣的數落了一通話,也不等張嫣答,徑自上了駟馬安車,禦人呼喝,轉瞬間去遠了.

張嫣直愣愣發了好一會呆,才轉頭問張管家道,"楚國翁主這是怎麼了?"能做留侯府的管家,老人也是成了人精的,含蓄笑道,"楚國翁主的心思,老奴看了這麼些年,也沒有看懂."想了想又輕聲提醒道,"大約是楚國翁主好意來探二少爺,二少爺卻沒如她意吧."

她輕車熟路的走入東園,站在廊下,聽安室之內傳來輕聲話語,"楚國翁主也是不懂事,適才胡亂語,大哥莫放在心上."

又有一道低沉嗓音喟道,"阿偕,你心里可怪大哥?"

"那是沒有的事."聲音堅決而輕快.

"阿偕你好好的養傷"

張嫣在門外輕輕咳了一聲,喊道,"燕隱哥哥."

過了一會兒,藍衣男子掀簾辭出,照面招呼道,"張娘子."正是張偕的長兄,留侯世子張不疑.

"燕隱,"張嫣鬼頭鬼腦的探進來,笑道,"我可是擾到你和你哥哥了?"

"沒有地事…Cn"張偕抬頭淡淡道,"我最不愛見他這個樣子,兩個人對著,都難過."

因是在屋里,他只穿了一件白色單衣,外披錦袍,露出領緣.因為有傷,右眼纏著白色紗布,唯余一只左眸,帶著淺淺的琥珀色,通透清亮.側視風華.

"真是美人."張嫣聲的嘟噥著,"怨不得劉擷艾慕了他這麼多年."燕隱哥哥,"她發了一會兒呆,笑道,"我剛才在集市上看到一盞燈,就買過來送你,是不是很好看."

"嗯."張偕微微笑道.

她興致勃勃的站起身來,"那我幫你把燈掛起來.好麼?"

"哪敢勞你大架,"張偕微微一笑,轉身吩咐道,"瑞澤,替張娘子將燈掛起來."

張嫣滿心歡喜地看瑞澤將那盞蝴蝶宮燈懸在安室正廊之下."點起來以後就更漂亮了,等到了晚上,你讓瑞澤幫你把燈點起來,推門一看就可以看到燈.啊,"她忽然想起張偕地眼睛,心中很是抱歉.

"沒事的."他自己倒並不在意,"我用另一只眼也看的見."

他站起身來,與她共同站在廊下.負手看瑞澤將宮燈掛起.張嫣抬頭,只能看見他的側臉弧度,"你的眼睛,還疼不?"

"早就不疼了."他亦微笑作答.

費力將自己從沒頂中拔出來,她目光游移,沒話找話,"剛才我看到楚國翁主從府里出來,怒氣沖沖地樣子.我這個表姨娘,又漂亮,又那麼喜歡燕隱.燕隱都不喜歡,還能喜歡誰呢?"

"道不同,不相為謀."張偕悠然道,"阿擷是好女子.可是,我和她合不來的.盼她早些懂了這個理,也好不誤了她地青春."

"再,"他頓了頓,閑淡道,"她雖是難得的好女子,可是這世上也不是沒有別的好女孩了.比如,阿嫣?"

"嗯?"

她以為他在喚她.訝然抬頭.

"你呀."

費了好一會兒,她才將他的兩句話連在一起解釋,刹那間心頭一顫,而對面張偕伸出手來,指尖慢慢觸近她的頰,不自覺的屏住呼吸.

他輕拍了拍她地顴."最近不頭疼了吧?"

"啊?"反應了半會兒才反應回來.頓時面上燒,狼狽搖頭道."不疼了."

辭出留侯府地時候,她瞧著日頭苦澀想,是那一瞬間室中氣氛太靡然,還是宮燈太美好,才讓自己亂了心思.

算起來,自己到漢初已滿了三年,莞爾的身影出現在夢中越來越少,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心頭深處,總有一個地方,深深地鐫刻著他的名字.而張偕的形貌也漸漸立體起來,獨立一席之地,可是在適才的一刹那,兩個人影子疊在一起,似要合二為一.

"娘子,"荼蘼笑道,"不早了,可是要回侯府?"

"好荼蘼,"張嫣摸了摸肚子,求道,"我肚子餓了,我們找家食肆去吃點東西吧?"

"公子這話的,"荼蘼失笑,無奈道,"你是主,我是婢,難不成我還能阻你?"

瓊陽食肆

張嫣方跨進門,便有厮迎上來,"張公子是吧?"他笑道,"有位公子已經在二樓訂了雅間,專侯著公子前來了."

荼蘼驚疑不定,卻聽張嫣詰的一笑,聲音清脆,"好,知道了."轉身吩咐隨著前來的家人,"你們便自己在樓下找些東西吃吧."帶著自己上了樓.

推門而入,撲鼻地便是淡淡的茅草香氣,香氣繚繞的雅室中,*著街窗口前站了一個白衣男子,身形淡雅.

"張娘子."男子回過頭來.

竟是鳴雌亭侯府的五公子.

許襄欠身笑道,"襄恭候已久了."

"嗯."張嫣淡淡頷首,轉身柔和吩咐道,"荼蘼,你替我守著門,莫要讓人過來."

荼蘼懵懵懂懂,只得訥訥應了一個好字.

"聽聞張娘子前些日子犯了頭疾,如今可好些了?"許襄恭敬問道.

張嫣瞧了他半響,撲哧一笑,自嘲道,"聽起來我地頭疾如今在長安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已無大礙."

"那就好."

許襄珍重的從懷中取出四色錦囊,一字排開放在案上,一色綠,一色紫,一色暗藍,一色靛青,錦囊針腳細密,式樣清奇,除顏色外,並無其他不同.

"多謝娘子臨行前贈襄錦囊妙計.如今依著張娘子的意思,完璧歸趙,只是"許襄遲疑道,"其中白色那只錦囊,在淮上之戰中遺失在戰場上,找不回了."

"是麼?"張嫣坐于案對首,嫣然一笑,自上次生了頭疾後,阿母簡直是將她當豬養,恨不得每日里她吃了睡睡了吃,中間什麼都不要想.而她自己,一來是感阿母愛惜之意,二來也是怕自己落下病根,便依了阿母的意思,盡量少動腦,幾個月下來,不知不覺間,腦子就比從前鈍了不少,"那也沒什麼要緊.只要不落到別人手中就可以了."

許襄怔了一怔,瞧著女孩姣好的臉蛋,許久,神色複雜道,"如今我方信敝姐當日的話,張娘子是天外高人,當之可轉天下.張娘子雖無殺伐沙場之才,但語義精奇,洞燭幽微,常做能發人深醒之語.且對太子心思了若指掌,必中其心.襄僅憑此五錦囊,縱無寸土爭戰之功,經此淮南戰,在太子心中地位,只怕不遜于張偕樊伉只是,襄有一點不明白."

"張娘子既然有此之才,為何不親自勸太子,而要借襄之口之?"張嫣促狹一笑道,"許公子是因了令姐之前的預,才肯認真聽我話吧."

許襄面上微微一熱,轉過頭去.

她也不以為意,續道,"若是換了個別人,只怕將我的話當成孩子胡亂語,怎麼可能聽進一字半句."這還算好地,若是不僅不信,反而將她當做妖孽上身,她可不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而我們間也不過只是個交易,我借你之身行我之輔我舅氏自行走出一片天地,一步步達到他的夢想.而你借我兩千年後的學識在儲君面前出人頭地完成你的野心.

很公平.

我不怕你出賣我.因為你若要出賣,出賣的同時是你立功建的根基,失了它,你什麼都不是.

許襄告辭後,張嫣點了菜肴,吩咐荼蘼道,"將那邊地香爐捧過來."

荼蘼捧來香爐,疑惑道,"娘子,你要做什麼?"

張嫣將錦囊投進香爐之間,直到瞧著它們冉冉化為灰燼,方籲了口氣.

"荼蘼,"她甜甜一笑,道,"你知道我一向和你最親近,你答應我一件事,今兒地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可好?"

荼蘼怔怔的瞧著她,第一次感覺到,這個自己從看著長大地女孩子,悄悄的,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長出了新的棱角.

春天要到了.萌動的少男少女心啊.

到漢十二年,張嫣9歲.

默,離大婚還差3年.




上篇:六十四:旋歸    下篇:六十六:落定
2007-201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